当前所在位置:主页 > 金融新闻 >

辛弃疾:用一生,把别人的苟且活了成热血_人文频道_东

发布日期:2020-05-29 03:11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原标题:辛弃疾:用一生,把别人的苟且活了成热血

1207年九月初十,已经昏睡了很久的辛弃疾忽然睁开了眼睛,大喊了几声“杀贼!杀贼!”然后,一切归于沉寂。

八百里分麾下炙,五十弦翻塞外声,沙场秋点兵。

马作的卢飞快,弓如霹雳弦惊。

了却君王天下事,赢得生前身后名……

终究,他没能回到吹角联营,没能戎马疆场,荣归故里。

历史之中的辛弃疾,就这样带着无尽的悲愤远去了,而文学中的辛弃疾却像一座不老的青山,扑面而来。

01

男儿到死心如铁,

看试手,补天裂!

后人常以“苏辛”并举,若以东坡比太白,则可以稼轩比子美。

东坡仙才,史无二例;稼轩雄才,如鲸吞海。

乌台诗案后,东坡屡屡遭贬,转而向出世,常有“长恨此身非我有,何时忘却营营”之叹。东坡的出世之念,可以当真。

辛弃疾则不然。从中年开始,屡屡迁任、遭贬,也有“我愧渊明久矣”“素壁写《 归来》”之句,但也不过是不见用的几句牢骚而已。

稼轩的“归来”之思,却不可当真。在他最深的梦里,念念不忘的还是“了却君王天下事”,是“男儿到死心如铁”!

王国维在《人间词话》中说:东坡之词旷,稼轩之词豪。

苏词旷放不羁,辛词豪壮深沉。苏东坡呈现给世人的是一个乐观旷达的文人学士,而辛弃疾则是慷慨悲歌的末路英雄。

东坡喜咏周公瑾,因欣赏他那“羽扇纶巾,谈笑间,樯橹灰飞烟灭”的儒将之风;

稼轩必称孙仲谋,因追慕他那“年少万兜鍪,坐断东南战未休”的王霸之气。

有此胸襟气魄,才堪当“词中之龙”。

02

壮岁旌旗拥万夫

锦?突骑渡江初

23岁时,辛弃疾甫一登场,就出手不凡,做了一件威震金朝的大事:“赤手领五十骑,缚取于五万众”,于千倍的敌军里,把叛徒张安国劫出,押回建康,斩首示众。

此举震金人肝胆,壮宋人声威。

难以想象,像稼轩这样的军事奇才,若得朝廷所用,将会在北伐抗金上取得多大的成就。

后来辛弃疾回忆此事,便成了那首传诵千古的《鹧鸪天?壮岁旌旗拥万夫》!

壮岁旌旗拥万夫,锦?突骑渡江初。燕兵夜?银胡?,汉箭朝飞金仆姑。

追往事,叹今吾,春风不染白髭须。却将万字平戎策,换得东家种树书。

然而辛弃疾因有过人的才华,遭到了朝中佞小的排挤,加之宋君本无北伐之意,淳熙初到淳熙九年,在不到十年时间里,他的职务调动了十一次。

其中在湖南安抚任职时间最长,也不超过一年半。

而朝廷如此频繁的调动,只为一个目的:让辛弃疾不能在任职上有所建树!真气炸人也!

无奈,辛弃疾只能寄一腔幽愤于词章:二年鱼鸟江上,笑我往来忙。

然而这位英雄所忙之事,不是疆场试剑,却是被往来调任,思之怎不令人怒发冲冠?

03